异斯

【CP】
「出胜/上耳/轰百/R76R/医疗组/Roseph/源藏源/静临静/伏八/茂灵/狮梅/艾利艾/海圭/武瞬/朱修/朱尤/双赤/真遥/宗凛/青黄/火黑/L月L/哈德/薰嗣/双豹组/贱虫/琴哀GS/康汉康/900Gavin」
【个人】
BGBLGL人外通吃忌口少。
对我来说最舒服的相处模式就是双方对等,所以其实大部分的互攻我都是可以接受的,也会推荐对家的作品,不过有部分的cp我还是只接受在床上是不逆的,请见谅。
线下是时差党,而且不擅长回复信息,但是只要收到都会激动到升天,悄悄地在简介里给留言的各位比个heart( ;ω;)❤

画过的朋友的人设头像,在这个号里面存一下备份

(虽然觉得没人会用但是还是悄悄说一下:请不要使用(┌・。・)┌)

久违的摸鱼!(快乐线稿!上色勾线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会上色勾线的)

(ps.图内有用网络素材,不做商业使用,侵删)

月:龙崎,我只要三秒就可以让你狗带你知道吗

情人节前夕光速跟风摸个鱼,懒癌放弃了上色并且在画完以后发现月的手指.......

请假装没看见 (〟-_・) 

提前祝各位情人节快乐!

(原梗见p2)

【本来想七夕发结果拖了很久很久的问卷】

CP出胜,抱歉我不能接受出久右。

P1绿谷出久

p2爆豪胜己

迟到了很久很久的七宗罪问卷,每次都是等风潮过了才开始玩的人流下了苦涩的泪水(´;ω;`) 

最后一个原样来源自漫画(`ω´)


儿童画!

P1-3是绿谷狐的不同的版本( •`ω•´)灵感来源于 @爆浆水鸟 大大的出胜.天外来客【1】【这篇超级可爱啊啊啊(哭泣)】

P4是调了个滤镜,有选择恐惧症的人不知道哪个颜色比较好看所以就都放上来好了(´•ω•`)

P5-6的话就是单纯的哭哭啼啼的出久,感觉有点ooc但是还是想画( •`ω•´)【(顺便吐槽一下绿谷的头发好难把握啊,感觉完全的放飞了自己)】

总之幼驯染超棒(给他们比心)

【伏八/猿美】过山车三十题No.6&8

前篇:【1.】 【2&4.】 【3.】 【5.】 【7.】 【9.】

 

食用事项↓

嗨这里是Est。

过山车三十题是和 @谙银笙 的联戏,所以甜虐不定,主题不定。

OOC有,伏见猿比古视角居多。

就是这样,如果您可以接受的话,那么就请往下翻吧。

祝您食用愉快。




6.自闭与自我毁灭

 

 可以说是不善于沟通吗?

只要一见到八田美咲就会情不自禁地开始从唇齿间吐出伤人的字句,仿佛刀枪与剑戟一般字字戳人,哪怕那些并不是自己真正的想法,却完全无法控制一样地说出,习惯并逐渐享受着对方痛苦的表情。

这不是很奇怪吗?

明明在对待其他人的时候并不会这样子,但却好像神经搭错一样的,一旦八田美咲愤怒的面孔出现在自己的视线前,自己就会像复读机一样,不断重复着刺耳的话语。

重复着令人作呕,字字戳心并且带着口是心非的成分的字句,直到看到对方的眼睛中充满怒火或隐约闪烁泪光才肯作罢。

“啧。”

但是说白了自己会那样做的原因也只是因为八田美咲于自己是特殊的而已。


八田美咲是特殊的。 

伏见猿比古至今还记得他第一次拥有这个想法的时候的场景。 

他趴在书桌上,就像往常一样,自己小心翼翼的接近他,手指拂过他的发梢时留下瘙痒的感觉,然后那人轻轻地扇了扇睫毛,睁开了双眼看向了自己。 

“怎么了。” 

毫不知情的微笑被挂起,他看着八田美咲的笑脸不知所措,就好像作弊被发现的孩子,急匆匆的就掩饰了起来。 

“没,醒了?” 

轻声询问,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就只留下两人的呼吸声和他加速的心跳。 

“对啊,突然就睡不着了。” 

他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气,迟钝的,一副刚睡醒意识还十分不清醒的人的状态。 

毕竟是他把他吵醒的,这也算正常。 

不过相对比八田美咲的迷茫,他在这个时候总是十分的清醒,但是清醒的同时他又会开始疑惑,一边隐藏着自己的心意,一边想要坦白的想法却又在他心中翻腾作怪,所以字句在嘴边徘徊许久几欲出口却又总会在最关键的时候被重新吞咽回腹腔深处。 

“既然不想睡了那就陪我逃课吧。” 

很想告诉他,可是也许是那天突然不知道该接什么话,或者不知道在那种情况下怎么应对他,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这样脱口而出,飘荡在安静的教室里面显得格外突兀,那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这样的建议是会把自己的心意公诸于世暴露在日光之下的,以至于这种想法让他当即变得揣测不安,手心出汗,即使这对于八田美咲只当这是他们日常当中必然会发生的一件事而已。 

所以等回过神的时候,他们早就已经依在路杆上,喝着可乐漫不经心的打发着接下来即将到来的漫长的一天。 

两个人同时凝望着共同的天空或人群,有的时候他们会闲聊人生,或是谈谈今天刚发售的游戏。 

哪怕有时会有误会或争吵但是他们始终能够和好。 

他甚至幻想过八田美咲会傻傻的好像往常一样紧跟着他的步伐,陪同他走过接下来漫长的每个四季。 

伏见猿比古觉得这样过一辈子也不是不可能的。 

“啪嗒。” 

可是就算是这样的想法也随着八田美咲扔出的瓶子一起掉落在地面上化为了肮脏不堪的灰烬。 

明明只是因为一时不经意的搭话和意外而已,这无论如何也让他难以理解,一直属于他的目光在这一刻消失不见,就算他再怎么作为也再找不回来。 

所以他想到了。 


不能好好说话那就不要说话。 

既然无法用语言表达,那就用行动。假设用行动也无法让人理解,那就进行包装,让自己变成一个陌生人用全新的面貌来面对自己不愿面对的事实。 

“Mi~sa~ki~!!” 

一次又一次的呼喊和无数次重复过的战斗怎么看都比曾经友善的假象来的更真实不是吗? 

那才是自己一直所渴望的东西,通过抛弃和伪装而得到的最有实感的东西。 

“SARU——!” 

看吧,属于我的视线终于又回来了。 






8.占有欲

 

八田美咲其实不是很喜欢伏见猿比古老是把他当成自己的一个物品。

对方那种强烈的占有欲常常让他冷汗直流,害怕到颤抖。

伏见猿比古那种就像是食肉动物即将对它的猎物下死手的样子让八田美咲基本不敢和任何人搭话。尤其是当八田美咲在和周防尊说话的时候,那种冰冷的视线直直的刺入他的后背,然后用眼神将八田美咲凌迟了无数遍直到他不再和周防尊讲话才罢休。


“……我觉得这其实很正常吧。”

伏见猿比古看着面前的八田美咲抱怨的样子,放下了手中的读物,然后将对方一把搂入怀中。

“可是你这样我平时几乎都没办法和别人正常的聊天!这很严重!”

“我倒是觉得没什么,不如说这对我来说正好。”

八田美咲气鼓鼓的,像个充了气的气球,伏见猿比古一阵好笑,用指尖轻轻地戳瘪了他鼓起的脸颊。

“你有我不就够了吗?”

“可是你明明知道我不可能喜欢上其他人,而且朋友和你是不一样的,为什么你就是不能相信我一点呢猴子。”

八田美咲泄气地瘫在伏见猿比古的怀里,小声的碎碎念,想着明天要怎么跟尊哥道歉的时候,从左肩传来的温度令他浑身一抖,刚想质问后面的人发什么神经就听到从身后传来的闷声。

“……我相信你。”

“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不能和别人太过亲密了。”

颈窝里对方的温度顺着血液传进了八田美咲的心里,令他情不自禁的脸红了起来。


-什么啊,突然这样就好像……

-喂吃醋啊…撒娇啊这样的事情不是你会干出来的吧!


“当然了!再说本来也不可能!”

八田美咲别扭的吼道,从伏见猿比古的怀里挣扎出来,捧起他的脸然后轻轻地在他唇上印上一个吻。


“笨——蛋。”